当前在线人数1460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 护理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Lucky Day
[版面:护理学][首篇作者:john1981] , 2019年01月06日17:24:52 ,1486次阅读,7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john1981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john1981 (蔡师傅), 信区: Nursing
标  题: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6 17:24:52 2019, 美东)

周五是繁忙的一天,完成了三台全麻的我,已是 有些疲惫。为了完成今天的任务,我
提早了半小时在手术室开始准备。在PACU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完成了所有的记录,一
股倦意席上了脑门。我应该回去先打个盹,然后再开始周末残酷的学习。走到
anesthesia board, 正盘算着检查一下星期一的assigment, 然后离开这里, charge
CRNA叫住了我。 原来是ED nurse call for help, 他们无法在一个病人身上获取I V 
access.每当house supervisor 也扎不进去IV的时候,他们就会叫我们,无论是
airway management还是各种line access, anesthesia都是医院的最后一道屏障。 “
别掉以轻心,我已经派去了五六个你的同僚,他们都失败了。如果你成功了,我请你喝
咖啡,dunkin donuts, 怎么样?” 我一听来劲了,“好吧,我试试!” 正在这时,
同僚Matt 和 Nick 推着 sonosite回来了。“怎么回事伙计?“ ”真是太荒谬了!你
去了就知道!” Nick没好脸色,Matt 把sonosite 推给我,几乎是在用鼻子哼到 “
you want try? Go ahead! Good luck!” 好吧,既然不愿意告诉我你们怎么失败的,
那我就自己试试。我推着sonosite就走了,Charge CRNA 在身后喊着 “XX, make us
proud!”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获取charge CRNA信任度的机会. 上一届的前辈们已经毕业快一个
月了,他们在奔向各自锦绣前程的同时也给这个地方留下了巨大的真空,但也让成为
senior的我们开始跃跃欲试互相暗暗的较劲。谁能率先取得charge CRNA们的信任,谁
就有可能率先排到更难更重要的手术,更有机会在今后的实习中脱颖而出。这个机会我
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但也不能轻敌,毕竟我的同僚们也不是饭桶,我在尝试之前必须分
析一下难点在哪儿。盘算到这里,我已经睡意全无, 不自觉的加快了脚布,向ED走去。
走进ED病房,病人是一个严重肥胖的女孩儿。简短寒暄之后,她说已经来ED四五个小时
了,尝试IV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但一个都没有成功。在她唠叨抱怨的同时,我注意到
她的双臂已经贴满纱布和棉球,我心里暗暗骂道 “你们这帮混蛋没扎到也就算了,把
好地儿都给我糟蹋完了剩下这么个烂摊子,我还怎么选地方扎?” 在我内心一万只草
泥马奔腾过之后,我开始认真打量病人。这时我注意到她双臂内测有很多刀痕,那明显
是数次割脉自杀所留下的疤痕。好吧,这个问题女孩儿,这个满是疤痕的地方我就不碰
了。我拿起了sonosite的transducer开始在剩余不多还没扎过的地方游走,希望能获得
好的成像,可是成像并不好。这个女孩儿的脂肪太厚太松形成了很多脂肪粒,这些脂肪
组织和静脉混在一起错综复杂,而且由于病人脱水,静脉扁平的形状和脂肪粒组织挤在
一起形状相似,当我压下transducer的时候脂肪组织和静脉一起塌陷,根本无法辨识。
我放下了transducer,试图用肉眼找到可以下针之处,但脂肪组织太厚很难找到合理的
地方。权衡再三我选定了手腕外侧的一处,能隐隐约约看到静脉,但由于脂肪组织太厚
太松,只能大致看到一根很细的阴影。我prep之后拿过22 G, 一针下去那原本就不怎么
清楚的阴影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因为她的脂肪太厚但太过于松弛,一旦针头进入
皮肤,皮下的组织便产生了移位。尤其是这么小的血管,想看见就更难了。我试图撤回
几次然后再推进,显然无异于大海捞针。第一次尝试失败告终。

我还有一次机会。很早以前program就立下了一条关于line access的规矩。在同一个病
人身上尝试两次不成功就必须叫别人,这也是为了防止过于自负的人把病人扎成蜂窝煤
。如果下一次我还不成功,机会就只能留给别人。我必须想到更好的办法,否则也只能
像我之前的同僚一样,气急败坏的走回去。我权衡了一下,还是必须找到更明显更大的
静脉,才有更高的成功率,而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在没有ultrasond的条件下实现。
我再次拿起了transducer, 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在成像及其相似的情况下够更好的区分
静脉和脂肪组织,突然我想到了既然是血管,那一定是traceable 的,但脂肪组织没有
连续性,不可能像静脉一样可以来回trace. 我用transducer 在病人的antecubital 处
来回游走了几次,隐隐约约看到一条静脉,它扁平而又错综复杂的挤在和静脉及其相似
的脂肪粒组织下边,很难确定那就是静脉。好吧,这个时候,我也只有赌一赌了,它是
不是静脉,let’s find out. 我反复上下来回几次游走transducer 之后确定了大概的
心理位置,拿起一个 20 G,结合transducer的中点顺着我心里确定的位置扎下去,我
看到了回血。我小心翼翼的把针头再推进了一毫米,然后advance angio cath, 我看到
了漂亮的flush. 我心里一阵暗喜,成功了!我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表面平静的对病人
说“ok girl, you gonna have to hold still, let me secure this line, I think
I got one, no more stick from us….” 女孩儿的眼泪夺眶而出,在过去的几个小时
,她无疑遭受了太多的针头。她的男友在一旁叫道 “Great job man! You have no
idea how many people tried, couldn’t get anything, they should give you a
raise, thank you so much!!” 报酬?我在接下来11个月里一根毛都挣不到,但这苦
水没有必要和病人说。我微笑的说到 “you make sure my boss know that I deserve
a raise, ok? Thanks man…”

我走到ER的nurse station, 一堆ER nurse正在那里坐着磨洋工,看手机的看手机,看
电脑的看电脑。也难怪,快到交班时间,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好周末了,偷懒之余顺便看
看anesthesia 的笑话?可惜你们的活儿来了。 “who has bed 5?” 一个小伙子懒洋
洋的举起手”me, what’s up?” “She got a 20 Gauge now” 话音刚落,所有nurse
停下手里的齐刷刷的看向我, 仿佛想知道是何方神圣。那小伙子显然有些意外 “What?
that’s great! Have you got chance to draw some blood?” “No, I don’t
want to ruin this precious line we just got. You’d better call phlebotomist
, and patient definitely can use some fluid…” 几通交代之后,我推着sonosite
离开了这里。回到anesthesia board, 我开始记录procedure note, 这时charge nurse
和Matt正好走了过来 “ How did it go? “ Charge 迫不及待的问道 “Well, I
think it’s my lucky day.” “you got it? That’s great!!” Matt走过来用力拍
了拍我的背,带着金丝眼镜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显得有些失态,他拍我的力道显示了他内
心的复杂。Charge 也不含糊 “you want your coffee now, or you want save it
for Monday?” “I’m a little tired, maybe Monday.” “Ok, Monday morning,
coffee and donuts will be in our break room, with your name on it. Nicely
done!”

在更衣室里,我再一次碰到Matt. 他忍不住率先打破了沉默 “Where did you get it,
the IV? “ “AC….”我把我如何区分脂肪和静脉的方法述说了一遍,最后也不忘告
诉他其实我也不确定看到的就是vein. “Maybe I’m lucky than you guys.” “Hey,
Maybe you just better than us, that’s nooooooooot a problem.” Matt 的脸上
浮现出了一丝尴尬却含有深意的笑。作为一个拥有双学位,死守白左思想,觉得自己无
论在知识还是在道德上都优于别人的他,说出这样的话实属不易。我忙打圆场 “Hey,
luck is luck, everybody’s due……” 换好衣服,我俩飞快的离开了这儿。
走出医院,长舒了一口气。下午的室外依然很冷,但阳光照在草地上,让人心里有一丝
暖意。坐在车里,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接下来一周,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挑战。在那之
前,让我好好的睡上一觉….



--
※ 修改:·john1981 於 Jan  6 17:26:27 2019 修改本文·[FROM: 9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98.]

 
FCUK911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FCUK911 (活在裆下), 信区: Nursing
标  题: Re: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6 19:24:39 2019, 美东)

good job!很感人,恭喜!

【 在 john1981 (蔡师傅) 的大作中提到: 】
: 周五是繁忙的一天,完成了三台全麻的我,已是 有些疲惫。为了完成今天的任务,我
: 提早了半小时在手术室开始准备。在PACU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完成了所有的记录,一
: 股倦意席上了脑门。我应该回去先打个盹,然后再开始周末残酷的学习。走到
: anesthesia board, 正盘算着检查一下星期一的assigment, 然后离开这里, charge
: CRNA叫住了我。 原来是ED nurse call for help, 他们无法在一个病人身上获取I V
 
: access.每当house supervisor 也扎不进去IV的时候,他们就会叫我们,无论是
: airway management还是各种line access, anesthesia都是医院的最后一道屏障。 “
: 别掉以轻心,我已经派去了五六个你的同僚,他们都失败了。如果你成功了,我请你喝
: 咖啡,dunkin donuts, 怎么样?” 我一听来劲了,“好吧,我试试!” 正在这时,
: 同僚Matt 和 Nick 推着 sonosite回来了。“怎么回事伙计?“ ”真是太荒谬了!你
: ...................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09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152:4601:4]

 
mwm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mwml (没完没了), 信区: Nursing
标  题: Re: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6 22:32:25 2019, 美东)

赞!牛人!
--
※ 来源:·Android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wbm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wbmd (Nursing), 信区: Nursing
标  题: Re: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01:07:42 2019, 美东)

厉害!赞一个。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c6:8100:9]

 
shiaidi88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shiaidi88 (大块吃肉), 信区: Nursing
标  题: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12:42:21 2019, 美东)

跟PICC team 高手打IV 有的一拼啊!
我最痛恨肥病人, 到处一团肉, 一层厚皮.

--
※ 来源:·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4:6000:61c2:]

 
dimorphis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信区: Nursing
标  题: Re: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12:44:02 2019, 美东)

大赞,牛人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16.]

 
ula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ulam (Dream or reality??), 信区: Nursing
标  题: Re: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14:51:43 2019, 美东)

👍正能量,祝你好运!

【 在 john1981 (蔡师傅) 的大作中提到: 】
: 周五是繁忙的一天,完成了三台全麻的我,已是 有些疲惫。为了完成今天的任务,我
: 提早了半小时在手术室开始准备。在PACU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完成了所有的记录,一
: 股倦意席上了脑门。我应该回去先打个盹,然后再开始周末残酷的学习。走到
: anesthesia board, 正盘算着检查一下星期一的assigment, 然后离开这里, charge
: CRNA叫住了我。 原来是ED nurse call for help, 他们无法在一个病人身上获取I V
 
: access.每当house supervisor 也扎不进去IV的时候,他们就会叫我们,无论是
: airway management还是各种line access, anesthesia都是医院的最后一道屏障。 “
: 别掉以轻心,我已经派去了五六个你的同僚,他们都失败了。如果你成功了,我请你喝
: 咖啡,dunkin donuts, 怎么样?” 我一听来劲了,“好吧,我试试!” 正在这时,
: 同僚Matt 和 Nick 推着 sonosite回来了。“怎么回事伙计?“ ”真是太荒谬了!你
: ...................




--
※ 修改:·ulam 於 Jan  7 14:52:02 2019 修改本文·[FROM: 19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92.]

 
du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duang (), 信区: Nursing
标  题: Re: Lucky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10 10:54:01 2019, 美东)

好文章,感谢楼主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护理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