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半雅
作者: michaelsku
域名: blog.mitbbs.com/michaelsk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10401000000 ~ 20210501000000


2021-04-29 04:21:23

主题: 无限加速
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
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
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
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
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
润轨道上继续运行。与利奥塔所说的“力比多经济学”类似,左翼加速主义虽然有
着新社会的展望,但加速变成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险棋。“五月风暴”失败
后,利奥塔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只能在疯狂使用他
们身体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科技研究还存在着
尚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
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
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
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



2021-04-29 04:21:22

主题: 无限加速
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
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
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
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
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
润轨道上继续运行。与利奥塔所说的“力比多经济学”类似,左翼加速主义虽然有
着新社会的展望,但加速变成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险棋。“五月风暴”失败
后,利奥塔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只能在疯狂使用他
们身体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科技研究还存在着
尚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
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
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
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



2021-04-28 05:02:03

主题: 不可预知的前景
时间和空间这一对经典认识构型,被现代技术一步到位地瓦解为“加速”,真实
的时间和空间体验被移置为数字体验,面对这一急速而至的变化,现代哲学和理论
正开始进退失据。技术忧虑正在从主流位置下降,技术批判、文化批评、阶级分
析、资本讨伐等等,声音都弱化了。技术虽然正在展现巨大的不可预知的前景,但
对良好前景的盲目预期正在上升,加速主义可以视为一个典型。值得注意的是,加
速主义所设想的未来,有着对现存资本主义秩序的颠覆,但并未许诺人一定将获得
主体地位,并以之去构建自由发展的社会关系,而只是被许诺了一个重建社会的机
会,甚至被许诺了一个由“超人类”取代的前景。



2021-04-27 21:04:32

主题: 非物质劳动
“一般智力”的形成体现了科学技术作为固定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的作用。
马克思说过:“固定资本的发展表明,一般社会知识,已经在多么大的程度上变成
了直接的生产力,从而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在多么大的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
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在加速主义看来,马克思在这里讲的不仅仅是关
于资本的灾难性加速(如维利里奥、鲍德里亚、兰德等人的观点),而且是作为固定
资本的技术和知识的加速和重新占有。信息、情感、认知等“非物质劳动”逐渐取
代以前的物质手段,从而越出直接的劳动过程和生产过程。因此,加速主义认为,
在资本主义从福特制转向后福特制的过程中,作为“非物质劳动”的“一般智力”
的生产力是巨大的。但是,现有的资本主义体制却限制了这样的生产力,所以加速
其发展并不断占有这种生产力,是当前以及未来的主要任务。



2021-04-26 03:21:56

主题: Nick Land
未来主义者们把现代技术看做是一股强大、高速的力量,他们主张加快技术革命的
速度,甚至将技术的毁灭性维度(如战争)当做美来赞颂。这种对科技(作为单纯
的力量)的推崇,在政治立场上是模糊的,他们似乎愿意追随同时代的任何颠覆性
的政治阵营——意大利未来主义者拥抱了法西斯主义,俄国未来主义者则成为共产
主义革命的支持者。“加速主义”这一说法自从在2010年后被广泛使用以来,也分
为左翼和右翼两个阵营。右翼加速主义以尼克·兰德(Nick Land)为代表,他的
思想启发了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运动:该运动拥护现代技术,但认为技术和社会的领
导权应由专制集权的机构和少数技术人员掌握。威廉姆斯和斯尼斯克则将加速主义
左翼化;在德勒兹哲学的启发下,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在“去辖域化”的同时,也用
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将生产力重新规制了,我们需要重新改造现有的经济基础,以引
导技术发展的方向。



2021-04-25 04:40:28

主题: 潜力
右翼加速主义之所以会与新反动主义汇合在一起,是因为它将去地域化的力量与资
本主义本身联系在一起。古典法西斯主义以技术资本主义为手段来达到反现代主义
的目的,而新反动主义即右翼加速主义则以反现代主义为手段来达到技术资本主义
的目的。左翼加速主义认为,去地域化的力量不是资本主义本身,从封建主义到资
本主义的转变是一种解放动力的表现,但资本主义的重新去地域化的动力已被压
制。加速主义本身的问题比左与右之间的分歧带来的争议更大。而焦点在于,从资
本主义过渡到后资本主义并非是彻底的中断,也不是从旧秩序的内在崩溃中出现新
秩序,而是需要抵制资本主义的分裂,创造必要的政治基础,以加速实现资本主义
的最大潜力,最终加速自动过渡到后资本主义。



2021-04-24 10:27:24

主题: 象征性
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象征性交换与死亡》(1976)批评了利奥塔、
德勒兹与迦塔利对欲望和力比多的眷恋。鲍德里亚在死亡中发现了一种“象征性
的”挑战,这种挑战通过回归前资本主义经济时代的“礼物”(莫斯)而消灭了价
值,从而认为“礼物”与逆转资本的力量有关。鲍德里亚认为,这种原始社会人们
之间相互赠送“礼物”的方式是一种能够超越资本主义生产的象征交换,从而试图
以“礼物”的文化性质来超越资本主义的经济和物质生产。鲍德里亚对他们以生产
的形而上学为基础的主张的批评似乎在表面上远离了加速主义,这一点更是体现在
1973年出版的《生产之镜》所说的“生产力的肆无忌惮的浪漫主义”中。对于鲍德
里亚来说,不是欲望的加速流动,而是系统的灾难性扩散会导致内爆。鲍德里亚在
否定欲望的加速主义路线上转向了灾难性的、破坏性的加速主义。鲍德里亚的加速
主义是一种通货膨胀的形而上学,以象征交换替代了货币的交换。面对鲍德里亚的
责难,利奥塔回应道:“资本主义交换的力比多强度与所谓的‘象征性’交换的力
比多强度相同。”利奥塔认为,鲍德里亚的象征交换是非法的,因为资本主义可以
吸收并寄生于任何象征交换。



2021-04-23 09:40:14

主题: 无限加速
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
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
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
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
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
润轨道上继续运行。与利奥塔所说的“力比多经济学”类似,左翼加速主义虽然有
着新社会的展望,但加速变成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险棋。“五月风暴”失败
后,利奥塔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只能在疯狂使用他
们身体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科技研究还存在着
尚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
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
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
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



2021-04-22 21:34:03

主题: 超越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在阐述他们新的历史观时认为:“历史
的每一阶段都遇到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的生产力总和,人对自然以及个人之间历
史地形成的关系,都遇到前一代传给后一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尽管一方
面这些生产力、资金和环境为新的一代所改变,但另一方面,它们也预先规定新的
一代本身的生活条件,使它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质。”生产力的发展受
到历史发展水平的限制。即使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也要受到历史和社会发展进程的
制约。无论是左翼加速主义还是右翼加速主义,他们最核心的主张就是试图挖掘资
本主义既有的潜力以加速资本主义的发展,从而过渡到后资本主义社会。在这一点
上,加速主义犯了“建构主义”的错误,即可以故意加快和管理整个社会历史的发
展进程,从而走向任意选择的目的。加速主义在尊重马克思基本的唯物主义立场的
同时,又时刻试图“超越”这一立场。加速主义主张通过科学技术提高生产力以促
进资本主义的发展,这只能够加快资本主义暂时的(以技术为基底的)发展速度,但
无法加快历史的(推动历史进步的)发展速度。



2021-04-21 00:38:07

主题: 资本主义制度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承认:“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
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加速主义正确
地看到了作为生产力表现形式之一的科学技术的作用和地位,并且认识到,如列宁
所认为的那样,社会主义必须建立在生产力的极大发展之上。马克思也认为,在资
本主义制度之下,生产力最终会冲破生产关系的束缚,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
可以说,加速主义在这一点上坚持了最基本的马克思主义立场



2021-04-19 23:58:06

主题: 最大潜力
右翼加速主义之所以会与新反动主义汇合在一起,是因为它将去地域化的力量与资
本主义本身联系在一起。古典法西斯主义以技术资本主义为手段来达到反现代主义
的目的,而新反动主义即右翼加速主义则以反现代主义为手段来达到技术资本主义
的目的。左翼加速主义认为,去地域化的力量不是资本主义本身,从封建主义到资
本主义的转变是一种解放动力的表现,但资本主义的重新去地域化的动力已被压
制。加速主义本身的问题比左与右之间的分歧带来的争议更大。而焦点在于,从资
本主义过渡到后资本主义并非是彻底的中断,也不是从旧秩序的内在崩溃中出现新
秩序,而是需要抵制资本主义的分裂,创造必要的政治基础,以加速实现资本主义
的最大潜力,最终加速自动过渡到后资本主义。



2021-04-19 03:58:00

主题: 后资本主义社会
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
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
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当我们说科技
是第一生产力时,隐含前提是它被合乎人类目的去运用,否则科技可能是第一破坏
力。今天,这已不是杞人忧天。生产力的核心是人,是劳动者主体,在加速对人已
形成巨大挤压的条件下,进一步加速越来越取决于技术本身,那么加速主义带来的
可能是非人的、只有技术才能适应的尺度,人将被排除在社会过程之外,至少是从
控制过程撤离。在加速主义的未来图景中,“后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怎样,并未设
想,人的自由、解放与全面发展也不是主题。



2021-04-18 21:23:41

主题: 意识形态
加速主义虽然在元理论创新、批判资本主义以及未来的行动策略方面有诸多缺陷,
但它正确地捕捉到了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资本主义的最新发展给马克思主义
带来的挑战在于,原本作为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东西逐渐渗透进了生产力和经济
基础,并发挥着重要作用。这就产生了在当代如何辩证地重新理解马克思关于生产
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关系的理论这一问题。这也是自早期西方
马克思主义以及法兰克福学派以来,各种马克思主义理论将意识形态批判、文化批
判等作为资本主义批判的重要方向的原因。



2021-04-18 08:47:54

主题: 社会灾难
“加速主义”对技术绝对推崇,倡导全然接受技术革新带来的社会变化。它在20世
纪初伴随着未来主义运动兴起,意图摧毁旧有结构,进入崭新未来。对于“加速”
过程中涌现的社会问题,加速主义者们采取“看不见”的态度,认为时时革新的技
术能够弥补糟糕的后果。这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容易导向极端情绪与颠覆性的社会灾



2021-04-16 04:34:08

主题: 蓝图
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
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
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
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
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
润轨道上继续运行。



2021-04-14 22:52:24

主题: 社会斗争
尽管对速度的感知一直伴随着现代化进程,但传统上,哲学与现代性批判对此
并不乐观其成,而是一种忧虑的态度。现代社会理论构造的两分法是,机器、科
技、速度在一边,人性、文化与心灵在另一边,前者对后者形成了挤压和摧毁,造
成了人的异化。这一点,在德国学者哈特穆特·罗萨的社会加速逻辑批判中仍然表
现得很明显。加速主义消除了这种对立和紧张,它认为资本主义奴役着技术科学,
应当解放潜在的生产力,利用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起来的一切科学技术,加速技术发
展进程,进而引发社会斗争,实现后资本主义蓝图。2013年出现的《加速主义宣
言》作为一份西方激进左翼的反新自由主义纲领引人注目。



2021-04-14 04:27:02

主题: 落后生产力
加速主义本源上就有着左右两翼。左翼加速主义的蓝图是通过技术发展来埋葬资本
主义,右翼加速主义则认为技术与资本的联合自自然然,所有限制都应解除,以实
现无限加速。左翼加速主义以资本主义为对手,认为解除技术阻碍将导致资本主义
崩溃,产生出新的人类社会形态。右翼加速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经济逻辑同道,给技
术无限空间,结果是人类可能作为“落后生产力”被淘汰,但“超人类”仍然在利
润轨道上继续运行。



2021-04-13 02:41:39

主题: 认识框架
如果说社会加速是一种频率感知,加速社会是对社会加速的一种认识框架,那么,
加速主义则是一种态度鲜明的理论主张。尽管对速度的感知一直伴随着现代化进
程,但传统上,哲学与现代性批判对此并不乐观其成,而是一种忧虑的态度。现代
社会理论构造的两分法是,机器、科技、速度在一边,人性、文化与心灵在另一
边,前者对后者形成了挤压和摧毁,造成了人的异化。



2021-04-12 02:54:08

主题: 风险
加速主义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缺陷:他们未能处理一个经典的理论问题,即危机的历
史作用,或者更确切地讲,危机是否有助于更加先进的社会形态的诞生。加速主义
的回答是相对乐观的,但是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从来没有给出如此简便的回
答。对19世纪50年代或更早的马克思来说,危机的确意味着一次难得的时机,更有
可能发动彻底的社会变革、推翻资本主义秩序;但即使在那时,马克思的主张也完
全不是设法加速危机的到来,而是充分把握由已经发生的危机所开启的可能性——
这两者决不能混为一谈。在动荡不安的历史关头可能把社会引向更好的形态,显然
不能推论出应该让动荡尽快到来,因为在不恰当的时候发生的动荡完全可能变为单
纯的破坏,最终导致原先的资本主义秩序的重建乃至更加反动的社会形态的复辟。
用更加抽象的话讲,危机更多地是以一种难以预测的方式自行开展的事件,而非由
试图改造社会的人强行推进的东西。总之,加速主义的前景在上述时期的马克思眼
中是含混不清、充满风险的。



2021-04-11 21:12:13

主题: 去辖域化
加速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倾向,早在20世纪初的未来主义运动那里就已经萌生了:未
来主义者们把现代技术看做是一股强大、高速的力量,他们主张加快技术革命的速
度,甚至将技术的毁灭性维度(如战争)当做美来赞颂。这种对科技(作为单纯的
力量)的推崇,在政治立场上是模糊的,他们似乎愿意追随同时代的任何颠覆性的
政治阵营——意大利未来主义者拥抱了法西斯主义,俄国未来主义者则成为共产主
义革命的支持者。“加速主义”这一说法自从在2010年后被广泛使用以来,也分为
左翼和右翼两个阵营。右翼加速主义以尼克·兰德(Nick Land)为代表,他的思
想启发了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运动:该运动拥护现代技术,但认为技术和社会的领导
权应由专制集权的机构和少数技术人员掌握。威廉姆斯和斯尼斯克则将加速主义左
翼化;在德勒兹哲学的启发下,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在“去辖域化”的同时,也用新
自由主义的框架将生产力重新规制了,我们需要重新改造现有的经济基础,以引导
技术发展的方向。



2021-04-11 09:22:26

主题: 肯定与看法
加速主义有力地发挥了马克思思想中对启蒙、现代技术和组织的肯定,扭转了其后
的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对这些问题的看法。第二,加速主义肯定了生产和技术的领域
相对于伦理和政治的基础地位,因而在某些方面更加接近马克思本人而非其后的一
些马克思主义者。第三,加速主义未能完整地把握马克思式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尤
其是对复杂而细致的危机理论理解得不够,就此而言忽视了其后的马克思主义的许
多贡献。第四,加速主义的批判比较适用于相对发达的地区,未能关注到第三世界
的诸多特性,从而忽略了人类发展的很多重要问题。



2021-04-09 03:13:20

主题: 意识形态批判
马克思旨在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矛盾运动来科学分析
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加速主义坚持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立场,但又不断“超越”
这一立场,并作了唯心主义的发挥。加速主义虽然在元理论创新、批判资本主义以
及未来的行动策略方面有诸多缺陷,但它正确地捕捉到了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变
化。资本主义的最新发展给马克思主义带来的挑战在于,原本作为生产关系和上层
建筑的东西逐渐渗透进了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并发挥着重要作用。这就产生了在当
代如何辩证地重新理解马克思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关
系的理论这一问题。这也是自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以及法兰克福学派以来,各种马
克思主义理论将意识形态批判、文化批判等作为资本主义批判的重要方向的原因。
尽管如此,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仍是透视当代资本主义的最有效的方法。这是
当代的加速主义带给我们的思考和启示。



2021-04-08 03:42:06

主题: 设计未来
正是由于加速主义拒绝阶级斗争以及与资本的对抗,因而在主体问题上要么保持沉
默,要么存在缺陷。威廉姆斯和斯尔尼塞克呼吁“重构各种各样的阶级权力形
式”,同时呼吁将全球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尽管这一点已经算是加速主义在主体
问题上所做的最大努力了,但还是需要认识到,威廉姆斯和斯尔尼塞克的意图只是
要夺取观念领域与物质平台上的社会技术领导权,而非以社会革命的形式推翻资本
主义。因为,他们只是主张解放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并同时通过合法的形式不断取
得对一切的领导权,从而过渡到后资本主义社会。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在对《加速主义政治宣言》的评论中也指出:“与技术标准相比,该《宣
言》对生产的合作方面(特别是主体性方面的生产)估计不足。”与加速主义相比,
以奈格里为代表的意大利自治主义马克思主义则走向了从主体逻辑出发联合大众的
另外一极。超越资本主义是一项政治规划,而不是加速主义所说的设计未来或占有
技术能力方面的一种后政治活动。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只有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以阶
级斗争的暴力形式才有可能推翻资本主义。



2021-04-07 03:57:06

主题: 制高点
可以从历史和逻辑两个层面来审视加速主义的历史发展谱系和理论变迁。从历史的
层面来看,加速主义有一个从法国、英国到北美的明显的转移过程,这种转移带来
的结果就是使其不断走向全球。这一过程表明,三个不同时期的加速主义是在分别
回应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的失败、撒切尔和里根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实施的
新自由主义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中发展起来的。就左翼而言,作为一种理论
主张与政治策略,加速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全球扩张与左翼无力采取有效的政治措施
对资本主义进行反抗的情况下所采取的理论上的突围,并试图在现实中形成激进的
政治效应。从逻辑层面来看,加速主义从以“欲望生产”为代表的法国后结构主义
到当前重构启蒙理性的“新理性主义”的转变,体现了加速主义在历史认识论的层
面上从话语建构主义走向了思辨的理性主义。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加速主义体现了
现代性从“创造性破坏”到“破坏性创造”再到“破坏性破坏”的自我否定和不断
散裂的过程,而与这一过程相伴而生的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新的制高点带来的复杂后
果。



2021-04-06 03:58:49

主题: 阶级权力形式
由于加速主义拒绝阶级斗争以及与资本的对抗,因而在主体问题上要么保持沉默,
要么存在缺陷。威廉姆斯和斯尔尼塞克呼吁“重构各种各样的阶级权力形式”,同
时呼吁将全球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尽管这一点已经算是加速主义在主体问题上所
做的最大努力了,但还是需要认识到,威廉姆斯和斯尔尼塞克的意图只是要夺取观
念领域与物质平台上的社会技术领导权,而非以社会革命的形式推翻资本主义。因
为,他们只是主张解放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并同时通过合法的形式不断取得对一切
的领导权,从而过渡到后资本主义社会。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在对
《加速主义政治宣言》的评论中也指出:“与技术标准相比,该《宣言》对生产的
合作方面(特别是主体性方面的生产)估计不足。”与加速主义相比,以奈格里为代
表的意大利自治主义马克思主义则走向了从主体逻辑出发联合大众的另外一极。超
越资本主义是一项政治规划,而不是加速主义所说的设计未来或占有技术能力方面
的一种后政治活动。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只有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以阶级斗争的暴力
形式才有可能推翻资本主义。



2021-04-05 21:43:45

主题: 历史观
加速主义在资本主义发展的生产力问题上陷入了“建构主义”误区。在《德意志意
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在阐述他们新的历史观时认为:“历史的每一阶段都
遇到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的生产力总和,人对自然以及个人之间历史地形成的关
系,都遇到前一代传给后一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尽管一方面这些生产
力、资金和环境为新的一代所改变,但另一方面,它们也预先规定新的一代本身的
生活条件,使它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质。”生产力的发展受到历史发展
水平的限制。即使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也要受到历史和社会发展进程的制约。无论
是左翼加速主义还是右翼加速主义,他们最核心的主张就是试图挖掘资本主义既有
的潜力以加速资本主义的发展,从而过渡到后资本主义社会。在这一点上,加速主
义犯了“建构主义”的错误,即可以故意加快和管理整个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从
而走向任意选择的目的。加速主义在尊重马克思基本的唯物主义立场的同时,又时
刻试图“超越”这一立场。加速主义主张通过科学技术提高生产力以促进资本主义
的发展,这只能够加快资本主义暂时的(以技术为基底的)发展速度,但无法加快历
史的(推动历史进步的)发展速度。



2021-04-05 10:10:58

主题: 新自由主义
1990年代,英国学者尼克·兰德(Nick Land)以技术未来主义和后人类的形式阐述
了新的加速主义。不同于法国传统左翼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以兰德为代表的理论家
迅速使加速主义右翼化。面对撒切尔和里根领导下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世界范
围内的大行其道,兰德并非像传统左翼那样批判并主张推翻资本主义,相反,他为
资本主义的速度、非人道和破坏性的暴力“欢呼”。兰德的真正意图在于,彻底解
放资本主义去地域化的力量,并将资本一路引导到系统崩溃的地步。由于新自由主
义意识形态的广泛传播,兰德认为:“政治已经过时了。”斯蒂芬·夏维罗
(Steven Shaviro)也认为“要对摧毁社会领域的进程进行更加肆无忌惮的市场
化”。兰德和夏维罗重申了德勒兹和迦塔利的主张,即我们必须在资本主义的逻辑
和结构中加速前进,从而抛弃反抗性的斗争策略。在这一条加速主义路线上,反资
本主义与资本本身之间的区分被抛弃,这使得兰德的理论与撒切尔和里根等新自由
主义者的实践在政治上无法区分,加速主义因此变成了新自由主义的同谋。



2021-04-04 09:49:26

主题: 数字体验
时间和空间这一对经典认识构型,被现代技术一步到位地瓦解为“加速”,真实的
时间和空间体验被移置为数字体验,面对这一急速而至的变化,现代哲学和理论正
开始进退失据。技术忧虑正在从主流位置下降,技术批判、文化批评、阶级分析、
资本讨伐等等,声音都弱化了。技术虽然正在展现巨大的不可预知的前景,但对良
好前景的盲目预期正在上升,加速主义可以视为一个典型。值得注意的是,加速主
义所设想的未来,有着对现存资本主义秩序的颠覆,但并未许诺人一定将获得主体
地位,并以之去构建自由发展的社会关系,而只是被许诺了一个重建社会的机会,
甚至被许诺了一个由“超人类”取代的前景。



2021-04-02 04:21:22

主题: 资本论
加速主义把马克思的“机器论片断”作为理论渊源。所谓“机器论片断”,出现在
《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马克思写道:“固定资本的发展表明,一般社会知
识,已经在多大程度上变成了直接的生产力,从而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在多大
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自动化机器作为一般社会
知识的进入,使活的劳动变成生产的次要环节,劳动时间是财富的尺度和源泉,而
技术使财富不取决于人的劳动时间,但人并没有脱离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机器进入
带来的可能是人被剔除,而不必然是自由时间的增加。整体看,马克思始终关心的
是人的解放和自由发展,关于技术、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关系,是不断得到阐明,并
在《资本论》中得以完成。而加速主义,与其说是人在技术条件下怎样实现自由与
解放的理论,不如说是人应当怎样保证技术实现其目标的理论。坦率地说,无论从
加速主义的左翼还是右翼,我看到的都是确保技术实现、确保加速更进一步的热切
主张,但难以看到对人的发展的深切关注。



2021-04-01 03:51:01

主题: 资本主义秩序
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相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
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墟中民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
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生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当我们说科技
是第一生产力时,隐含前提是它被合乎人类目的去运用,否则科技可能是第一破坏
力。今天,这已不是杞人忧天。生产力的核心是人,是劳动者主体,在加速对人已
形成巨大挤压的条件下,进一步加速越来越取决于技术本身,那么加速主义带来的
可能是非人的、只有技术才能适应的尺度,人将被排除在社会过程之外,至少是从
控制过程撤离。在加速主义的未来图景中,“后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怎样,并未设
想,人的自由、解放与全面发展也不是主题。就社会理想而言,左翼加速主义连画
饼也不算,它所设想的建立知识基础、大众掌控媒体、凝聚散落的无产阶级等斗争
策略,以及提出社会技术领导权,其实都显得绵软无力,它还面临着被右翼加速主
义吸收、成为配角的危机。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