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半雅
作者: michaelsku
域名: blog.mitbbs.com/michaelsk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10501000000 ~ 20210601000000


2021-05-16 09:48:44

主题: 起源
 Roger Zelazny的小说”Lord of Light” (1967)描述了一群革命者。他们改变
社会的方式是改变社会对技术的态度。Zelazny称他们为“加速主义者”。这可能
是这个概念的第一次出现。之后的陆续几十年,一些可以被称为加速主义的思想陆
续出现。不过直到2010年这个概念才开始被大规模使用。加速主义的反对者
Benjamin Noys从Zelazny的小说中借用了这个概念来批判这种思潮。传统意义的加
速主义现在被认为是一种右翼思潮。加速主义者对技术的态度有两种层面。他们高
度重视技术(特别是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的价值,认为对人类最好的选择就是加
速这种技术的发展,从而使得这种价值能最大化的发挥作用。全球化资本主义则是
加速技术的最好体制。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在如今的技术社会条件下,人类没有第
二种道路可以选择。传统的控制技术进步的方式既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欲的。最
关键的是,加速主义者认为政治社会结构的变化有着自己的价值。人类不应为了保
持人类组织结构的稳定性而减速技术的发展。加速主义的特点使将其放入传统的左
-右政治意识形态光谱充满了困难。从对待这个飞速变化的技术世界的态度来看,
右翼意识形态的态度比较保守,它们想要缓和或者减慢这种变化的速度。左翼意识
形态则更多看到的是这个技术世界带来的不公正,从而想要改变这种变化。只有加
速主义认为,这种技术变化本身就是好的,我们应该不做任何改变的加速它。



2021-05-15 22:31:06

主题: 历史作用
斯尔尼切克和威廉斯所表述的加速主义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缺陷:他们未能处理一个
经典的理论问题,即危机的历史作用,或者更确切地讲,危机是否有助于更加先进
的社会形态的诞生。加速主义的回答是相对乐观的,但是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
从来没有给出如此简便的回答。对19世纪50年代或更早的马克思来说,危机的确意
味着一次难得的时机,更有可能发动彻底的社会变革、推翻资本主义秩序;但即使
在那时,马克思的主张也完全不是设法加速危机的到来,而是充分把握由已经发生
的危机所开启的可能性——这两者决不能混为一谈。在动荡不安的历史关头可能把
社会引向更好的形态,显然不能推论出应该让动荡尽快到来,因为在不恰当的时候
发生的动荡完全可能变为单纯的破坏,最终导致原先的资本主义秩序的重建乃至更
加反动的社会形态的复辟。用更加抽象的话讲,危机更多地是以一种难以预测的方
式自行开展的事件,而非由试图改造社会的人强行推进的东西。总之,加速主义的
前景在上述时期的马克思眼中是含混不清、充满风险的



2021-05-15 09:29:12

主题: 现代性批判
如果说社会加速是一种频率感知,加速社会是对社会加速的一种认识框架,那么,
加速主义则是一种态度鲜明的理论主张。尽管对速度的感知一直伴随着现代化进
程,但传统上,哲学与现代性批判对此并不乐观其成,而是一种忧虑的态度。现代
社会理论构造的两分法是,机器、科技、速度在一边,人性、文化与心灵在另一
边,前者对后者形成了挤压和摧毁,造成了人的异化。这一点,在德国学者哈特穆
特·罗萨的社会加速逻辑批判中仍然表现得很明显。



2021-05-13 21:19:10

主题: 力比多经济学
与利奥塔所说的“力比多经济学”类似,左翼加速主义虽然有着新社会的展
望,但加速变成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险棋。“五月风暴”失败后,利奥塔
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只能在疯狂使用他们身体
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科技研究还存在着尚
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义,但我们何以
相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会,而且在废
墟中民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主义体
系,还是生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当我们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时,隐含前
提是它被合乎人类目的去运用,否则科技可能是第一破坏力。今天,这已不是
杞人忧天。生产力的核心是人,是劳动者主体,在加速对人已形成巨大挤压的
条件下,进一步加速越来越取决于技术本身,那么加速主义带来的可能是非人
的、只有技术才能适应的尺度,人将被排除在社会过程之外,至少是从控制过
程撤离。在加速主义的未来图景中,“后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怎样,并未设
想,人的自由、解放与全面发展也不是主题。就社会理想而言,左翼加速主义
连画饼也不算,它所设想的建立知识基础、大众掌控媒体、凝聚散落的无产阶
级等斗争策略,以及提出社会技术领导权,其实都显得绵软无力,它还面临着
被右翼加速主义吸收、成为配角的危机。至于右翼加速主义,它主张的本来就
是“技术—资本联合”,因而,即使它认为现有的资本主义体系制约着技术的
发展,但并不准备对资本主义的逻辑加以否定,而是相信技术加速必然产生最
强的也就是最好的社会体制,人类追求的不应当是平等、民主、多元等“无意
义事务”,而应当是技术—资本的实现,即使人类被取代,也是自然合理。这
样,右翼加速主义就完全放弃了“人是目的”,而把技术放到了本体位置,资
本则成为技术本体的保障条件。



2021-05-12 21:34:40

主题: 自身的界限
加速主义并未试图变革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生产关系是由
生产力的状况决定的,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最终会突破生产关系的桎梏。他们指出:
“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
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在这一点上,加速主义似乎意图在
进化论的意义上自动进入后资本主义社会,从而忽视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统治力
量。加速主义低估了资本主义将科学、技术的力量纳入自己的统治之下的潜力。今
天的资本主义即使生产力有了极大发展,资本主义的统治似乎也越来越深入、越来
越隐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再生产总是不断突破自身的界限,并扩大自身的界
限。因此,如果不通过暴力手段,是不可能推翻资本主义的。加速主义试图加速资
本主义的发展以达到后资本主义社会,这无疑是一种幻想。



2021-05-11 21:39:53

主题: 解放动力
作为一种思潮,加速主义自诞生起,其不断变迁和发展的过程中就包含着对立和争
议。左翼加速主义和右翼加速主义代表了加速主义思潮中的两种主要倾向,尽管在
这两种倾向内部也还存在诸多具体的差异。右翼加速主义以兰德为代表,他的思想
启发了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运动:该运动拥护现代技术,但认为技术和社会的领导权
应由专制集权的机构和少数技术人员掌握。左翼加速主义则以斯尔尼塞克与威廉姆
斯为代表,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在去地域化的同时,也用新自由主义的框架重新限
制了生产力,因此需要重新改造现有的经济基础,以引导技术发展的方向。无论是
右翼加速主义还是左翼加速主义,两者关于资本主义的共识在于,现代性与资本主
义不相容。因此,左翼和右翼在走向哪一个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左翼加速主义支持
现代性以反对资本主义的规划,而右翼加速主义被动地承认资本主义不可避免地会
战胜现代性。左翼加速主义认为,资本主义是一种不断变化的、具有可塑性的障
碍,抑制了更深层次的解放动力;而右翼加速主义认为,加速解放的力量只能是资
本主义本身,即解放将通过资本主义本身来实现。



2021-05-10 21:24:01

主题: 交换价值
德勒兹和迦塔利将马克思的生产改造成欲望的力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利奥塔仍然
停留在表面上。他的理论是一种关于信贷和投机的形而上学,其中价值产生于不断
变化的贸易和交换关系,这种关系的加速超越了实际生产的限制。在利奥塔看来,
资本主义的这种适应能力是“交换价值不可触及的公理”的结果,它使生产和消费
任何东西成为可能。这就解释了利奥塔对重商主义学说的怪异推崇,正如17和18世
纪法国的情况所表明的那样,这是一种旨在控制对外贸易以确保贸易顺差的经济学
说。在利奥塔那里,对揭示资本主义的欲望与对货币的痴迷一样强烈。



2021-05-09 11:36:44

主题: 欲望生产
可以从历史和逻辑两个层面来审视加速主义的历史发展谱系和理论变迁。从历史的
层面来看,加速主义有一个从法国、英国到北美的明显的转移过程,这种转移带来
的结果就是使其不断走向全球。这一过程表明,三个不同时期的加速主义是在分别
回应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的失败、撒切尔和里根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实施的
新自由主义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中发展起来的。就左翼而言,作为一种理论
主张与政治策略,加速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全球扩张与左翼无力采取有效的政治措施
对资本主义进行反抗的情况下所采取的理论上的突围,并试图在现实中形成激进的
政治效应。从逻辑层面来看,加速主义从以“欲望生产”为代表的法国后结构主义
到当前重构启蒙理性的“新理性主义”的转变,体现了加速主义在历史认识论的层
面上从话语建构主义走向了思辨的理性主义。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加速主义体现了
现代性从“创造性破坏”到“破坏性创造”再到“破坏性破坏”的自我否定和不断
散裂的过程,而与这一过程相伴而生的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新的制高点带来的复杂后
果。



2021-05-08 04:51:14

主题: 固定资本
“一般智力”的形成体现了科学技术作为固定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的作用。
马克思说过:“固定资本的发展表明,一般社会知识,已经在多么大的程度上变成
了直接的生产力,从而社会生活过程的条件本身在多么大的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
控制并按照这种智力得到改造。”在加速主义看来,马克思在这里讲的不仅仅是关
于资本的灾难性加速(如维利里奥、鲍德里亚、兰德等人的观点),而且是作为固定
资本的技术和知识的加速和重新占有。信息、情感、认知等“非物质劳动”逐渐取
代以前的物质手段,从而越出直接的劳动过程和生产过程。因此,加速主义认为,
在资本主义从福特制转向后福特制的过程中,作为“非物质劳动”的“一般智力”
的生产力是巨大的。但是,现有的资本主义体制却限制了这样的生产力,所以加速
其发展并不断占有这种生产力,是当前以及未来的主要任务。



2021-05-07 04:11:32

主题: 生产力
马克思、恩格斯在阐述他们新的历史观时认为:“历史的每一阶段都遇到一定的物
质结果,一定的生产力总和,人对自然以及个人之间历史地形成的关系,都遇到前
一代传给后一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尽管一方面这些生产力、资金和环境
为新的一代所改变,但另一方面,它们也预先规定新的一代本身的生活条件,使它
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质。”生产力的发展受到历史发展水平的限制。即
使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也要受到历史和社会发展进程的制约。无论是左翼加速主义
还是右翼加速主义,他们最核心的主张就是试图挖掘资本主义既有的潜力以加速资
本主义的发展,从而过渡到后资本主义社会。在这一点上,加速主义犯了“建构主
义”的错误,即可以故意加快和管理整个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从而走向任意选择
的目的。加速主义在尊重马克思基本的唯物主义立场的同时,又时刻试图“超越”
这一立场。加速主义主张通过科学技术提高生产力以促进资本主义的发展,这只能
够加快资本主义暂时的(以技术为基底的)发展速度,但无法加快历史的(推动历史
进步的)发展速度。



2021-05-06 22:14:25

主题: 发展谱系
可以从历史和逻辑两个层面来审视加速主义的历史发展谱系和理论变迁。从历史的
层面来看,加速主义有一个从法国、英国到北美的明显的转移过程,这种转移带来
的结果就是使其不断走向全球。这一过程表明,三个不同时期的加速主义是在分别
回应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的失败、撒切尔和里根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实施的
新自由主义以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中发展起来的。就左翼而言,作为一种理论
主张与政治策略,加速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全球扩张与左翼无力采取有效的政治措施
对资本主义进行反抗的情况下所采取的理论上的突围,并试图在现实中形成激进的
政治效应。从逻辑层面来看,加速主义从以“欲望生产”为代表的法国后结构主义
到当前重构启蒙理性的“新理性主义”的转变,体现了加速主义在历史认识论的层
面上从话语建构主义走向了思辨的理性主义。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加速主义体现了
现代性从“创造性破坏”到“破坏性创造”再到“破坏性破坏”的自我否定和不断
散裂的过程,而与这一过程相伴而生的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新的制高点带来的复杂后
果。



2021-05-05 21:37:07

主题: 生产力的核心是人
“五月风暴”失败后,利奥塔认为人们已经无法找到力比多之外的实现形式,工人
只能在疯狂使用他们身体的过程中体验快感。左翼加速主义认为,“我们赌的是,
科技研究还存在着尚未开发出来的变革性潜能”。对此,今天人们或许大多不存疑
义,但我们何以相信被释放的变革性潜能摧毁的只是资本主义秩序而不是整个社
会,而且在废墟中民众还能够获得重建的机会?在无限加速下,首先摧毁的是资本
主义体系,还是生态、气候、资源以及人性?当我们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时,隐含
前提是它被合乎人类目的去运用,否则科技可能是第一破坏力。今天,这已不是杞
人忧天。生产力的核心是人,是劳动者主体,在加速对人已形成巨大挤压的条件
下,进一步加速越来越取决于技术本身,那么加速主义带来的可能是非人的、只有
技术才能适应的尺度,人将被排除在社会过程之外,至少是从控制过程撤离。



2021-05-05 05:15:25

主题: 意识形态
1990年代,英国学者尼克·兰德(Nick Land)以技术未来主义和后人类的形式阐述
了新的加速主义。不同于法国传统左翼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以兰德为代表的理论家
迅速使加速主义右翼化。面对撒切尔和里根领导下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世界范
围内的大行其道,兰德并非像传统左翼那样批判并主张推翻资本主义,相反,他为
资本主义的速度、非人道和破坏性的暴力“欢呼”。兰德的真正意图在于,彻底解
放资本主义去地域化的力量,并将资本一路引导到系统崩溃的地步。由于新自由主
义意识形态的广泛传播,兰德认为:“政治已经过时了。”斯蒂芬·夏维罗
(Steven Shaviro)也认为“要对摧毁社会领域的进程进行更加肆无忌惮的市场
化”。兰德和夏维罗重申了德勒兹和迦塔利的主张,即我们必须在资本主义的逻辑
和结构中加速前进,从而抛弃反抗性的斗争策略。在这一条加速主义路线上,反资
本主义与资本本身之间的区分被抛弃,这使得兰德的理论与撒切尔和里根等新自由
主义者的实践在政治上无法区分,加速主义因此变成了新自由主义的同谋。



2021-05-04 07:48:39

主题: Homo sapien
我们需要恢复在传统意义上,因后资本主义而提出的论断:资本主义不仅仅是一个
不公正和不正当的体系,而且它也是一个阻碍进步的体系。正如资本主义解放了技
术一样,我们的技术发展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压制。加速主义的基本信念是,通过
超越资本主义社会所强加的限制,这些技术能力能够且应当得到释放。走向超越我
们界限的运动,不仅仅只是纯粹为更理性的全球社会的斗争。我们相信它必然会恢
复这样的梦想,从十九世纪中叶到新自由主义时代的黎明之前,这个梦想吸引了许
多人,它号召智人(Homo sapien)超越大地和我们当下身体形式的极限。今天,
这些观点被视为一个十分天真时代的遗物。不过,这些观念也影射出在我们的时代
里,想象力的匮乏骇人听闻,这些观点许诺了一个在感触上生机勃勃的未来,在知
识上充满活力。毕竟,这仅仅是加速主义政治让其成为可能的后资本主义社会,加
速主义政治有能力兑现二十世纪中叶空间计划的支票,通过极小的技术升级,超越
世界,走向全方位的巨变。走向集体自我控制的时代,走向可以实现梦想的不一样
的未来。让自我批评和自我控制的启蒙计划更为完善,而不是其消灭启蒙。



2021-05-03 11:07:42

主题: 技术忧虑
时间和空间这一对经典认识构型,被现代技术一步到位地瓦解为“加速”,真实的
时间和空间体验被移置为数字体验,面对这一急速而至的变化,现代哲学和理论正
开始进退失据。技术忧虑正在从主流位置下降,技术批判、文化批评、阶级分析、
资本讨伐等等,声音都弱化了。技术虽然正在展现巨大的不可预知的前景,但对良
好前景的盲目预期正在上升,加速主义可以视为一个典型。值得注意的是,加速主
义所设想的未来,有着对现存资本主义秩序的颠覆,但并未许诺人一定将获得主体
地位,并以之去构建自由发展的社会关系,而只是被许诺了一个重建社会的机会,
甚至被许诺了一个由“超人类”取代的前景。



2021-05-02 10:07:29

主题: 特殊的性质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在阐述他们新的历史观时认为:“历史
的每一阶段都遇到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的生产力总和,人对自然以及个人之间历
史地形成的关系,都遇到前一代传给后一代的大量生产力、资金和环境,尽管一方
面这些生产力、资金和环境为新的一代所改变,但另一方面,它们也预先规定新的
一代本身的生活条件,使它得到一定的发展和具有特殊的性质。”生产力的发展受
到历史发展水平的限制。即使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也要受到历史和社会发展进程的
制约。无论是左翼加速主义还是右翼加速主义,他们最核心的主张就是试图挖掘资
本主义既有的潜力以加速资本主义的发展,从而过渡到后资本主义社会。在这一点
上,加速主义犯了“建构主义”的错误,即可以故意加快和管理整个社会历史的发
展进程,从而走向任意选择的目的。加速主义在尊重马克思基本的唯物主义立场的
同时,又时刻试图“超越”这一立场。加速主义主张通过科学技术提高生产力以促
进资本主义的发展,这只能够加快资本主义暂时的(以技术为基底的)发展速度,但
无法加快历史的(推动历史进步的)发展速度。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