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339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的一天 ( 02/15/2020 星期六)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20-02-17
更新时间:2020-02-17
浏览:1381次
评论:0篇
地址:2607:b400:6:1000:6d9.
::: 栏目 :::

我的一天 ( 02/15/2020 星期六)

文/劳柯

今天的确起晚了,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时候都已经八点半了,然后我就听到几声“喵喵”的叫声。猫猫在敲门,它饿了,按往常,它已经吃完早饭好几个小时了。

我说:“别敲门了,我这就起来给你弄早饭。”说完我就下床,一开门猫猫就急切地扑过来,领着我朝楼下走。我说:“你得让我洗吧脸。”我刚说完,它就跑到了卫生间。

孩子的妈妈说:“你快点去喂它吧,你看它饿的。”我说:“好的,我下去做早饭。”她说:“你要做啥早饭啊?昨天晚上你不是已经做好花卷和糖包子了吗?”我这才想起今天不用摊饼了。我说:“那我去熬点稀粥吧。”说完我就下楼先给猫喂了食物,看着它狼吞虎咽地吃,觉得这猫猫活着不就是为了点吃的吗。想完,我突然感觉到这人活着不也就为点吃的吗。

我把粥熬上,然后就翻微信的朋友圈,看到我的以为高中同学要去武汉支援湖北,在机场里照了一张照片,然后我就即兴写了一首诗,写得并不好,只是想把那种壮志豪情写出来,贴到高中群里,有人就夸我怎么有出口成章的才能,我赶紧说:没有没有,我哪里会有那个才能。

等着稀饭熬好,我无所事事地房间里走来走去,猫猫也吃饱了,我走到哪里它也跟到哪里。好不容易过了二十几分钟,看看稀饭总算好了,这时候妈妈和孩子们也都下来了。她妈妈说:“昨天还剩四个煮好的鸡蛋,剥好每个人的碗里放一个吧。”我们就剥鸡蛋,当要把鸡蛋放到妹妹的碗里时,她大声地说:“不要,不要。” 妈妈说:“你要吃点蛋白质,你看你瘦成啥样了。”妹妹说:“我要吃,但不能放到我的稀饭碗了。”

没有办法,就给她另外拿一个碗乘鸡蛋。

昨天花卷刚出锅的时候又香又软,在冰箱里放了一个晚上,用微波炉一热,感觉很酸。她妈问我是不是坏了,我说应该没有坏,只是昨天面发过了,有点酸。

我们三个人很快就吃完了,只有妹妹孩子慢腾腾地吃。每次吃饭她都是最后一个吃完。她妈说:“上课就要迟到了,再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妹妹的眼泪立刻就下来了。她妈说:“你知道外婆把小孩的眼泪叫啥不?叫猫尿。”妹妹就破涕为笑,问:“为啥叫猫尿?”姐姐也看着妈妈问同样的问题。她妈妈说:“不但孩子的眼泪叫猫尿,你外公喝的酒也叫猫尿。”两个孩子就开始笑。

就这样说着话,妹妹总算把饭吃完了。

刷完锅碗瓢盆,她妈妈说:“今天是这样安排的:我带她们去上钢琴课,你工作,上完课我们去接你,一起去逛街给你买几条裤子。”我就点头说好。

最近不知道为啥,我腰竟然细了不少,现在的裤子都不能穿了。原来腰粗的时候本来想把所有的腰小的裤子都扔了,其中两条很新,没有舍得扔,现在派上了用场。最近这段时间就穿这两条裤子了。

我在美国鞋和裤子比较难买。我穿三十七号的鞋,在美国基本买不到,而所有的腰合适的裤子对我来说都长,裤腿短的裤子的腰都特别大。刚到美股的时候我总怀疑这美国的胖子怎么都是矮个子啊!

她们就去上钢琴课,我就去工作,到十二点半的时候她们准时到楼下接我。因为办公大楼的大厅里有活动,停车场里停了两辆警车。她妈一看到我就问为啥有警车,我说楼里有孩子活动,她妈说现在有活动警车都来了,我说美国就这样,屁大点事,都搞得正儿八经的样子。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旁边一座“大城市”。所谓的大城市也就十几万人吧。

车一上高速,孩子们就开始讨论中午吃啥,和往常一样还是达不成统一意见,于是全家投票,我没有表达意见,结果2:1,妹妹输掉,也就是说又要去吃那家中餐自助餐。我说:“我实在不想吃,我能不去吃不?”她妈说:“可以啊,我们三个去吃,你就在外边等着吧。”

等到了餐馆,我发现自己还是有点饿了,就和她们一起进去吃。我和妹妹吃自助餐就是浪费,我炒了一小蝶面条,妹妹炒了一小蝶面条,然后我们就饱了。我又勉强吃了一小块瓜和一点瓜子,就说:“你们吃吧,我出去转转。”

她妈妈说:“走吧,走吧。”

我就到广场了转。来这里吃了很多次饭,还是第一次在广场里转。附近的门面和大超市很多,可是停车场了却没有几辆车,我才发现好多门面和超市都歇业了。

我转了好几圈,孩子们和妈妈才吃完饭出来。

然后我们就去买裤子。和预料的一样,腰合适的裤子,裤腿都长,还是没有合适的。她妈妈说:“家里有缝纫机,长一点没有关系,我回去给你改改就可以了。”我看看她,没有说话。

家里的缝纫机已经买了三年了,还没有打开过,这让我很是怀疑,她能把裤子给我改好。

最后给孩子每人买个裙子,还给姐姐买了耳坠,给妹妹买了项链,我和妈妈啥也没有买。

逛完了卖衣服的地方又要去逛卖菜的超市。我说:“你们去逛吧,脚疼,我去车里睡一会。”

最近脚上长了一个和鸡眼差不多的东西,走路总疼,星期四去医院里冷冻一次,医生说休息几天就好,我没有尊医嘱,星期四和星期五都去打乒乓球了,没有感觉疼,今天走了几步路,感觉很疼。

她们去买东西,我在车里一会就进入梦乡。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醒感觉脖子有点疼,就想下车走走,刚一摸车门,车的报警器就响了,我才发现我被锁在车里了,出不去。

我就给她妈妈打电话,她妈说:“你先忍一会,我们就买好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我正在想这车里如果起火或者发生其他危险时期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她妈妈把车门打开,我说:“以后车里有人的时候你不能把钥匙带走啊,这万一出点啥事,车里的人没有办法逃生啊!”她妈妈说:“除了你,谁会待在车里啊?”我说:“两个闺女啊,等她们大了,不想跟着你,她们就会待在车里等你啊。”两个闺女听我这么说,立刻纠正我说:“我们会跟着妈妈。”

好吧,反正有一天你们是不会跟着妈妈的。我心里虽然这么想,这嘴可没有这么说。

我帮着把买的东西搬上车,然后去超市里上了厕所,回来后她妈妈说:“孩子让我开车走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说你们为啥没有走啊。姐姐说:“怕你回家发火。”

回家的时候我开车。天越来越长了,五点半到家的时候天还没有黑。大家都不饿,晚饭就吃西瓜。我把西瓜切的一片片的端上桌,我对两个孩子说:“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永远会对你们好,你知道是谁吗?”姐姐说:“妈妈和我自己。”

唉,她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